2019年石化行业将会走向何方?


发布时间:

2020-12-23

2018年是石化产业产能扩张之年、稳定增长之年以及政策红利之年,比如禁废令等政策因素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导致抢出口等因素,带动了2018年销售市场增长。而2019年这些因素影响将相对减弱。

  2019年石化产业的关键词包括:世界贸易重新平衡、行业盈利周期回调、全产业链产能跃进,以及国内消费减速降温。

  文 | 曲岩松

  2018年是石化产业产能扩张之年、稳定增长之年以及政策红利之年,比如禁废令等政策因素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导致抢出口等因素,带动了2018年销售市场增长。而2019年这些因素影响将相对减弱。

  2019年,将是世界贸易重新平衡之年、行业盈利周期回调之年、全产业链产能跃进之年以及国内消费减速降温之年。民营企业不断涌入,新的技术不断出现,消费存在新的增长点。2019年的石化行业仍有机会、有竞争、有市场。

  2018年国内石化市场回顾

  近年来国内化工产品市场相对比较好,但仍存在问题。实际上,2018年国内石化市场表现可以总结为“表面热、实际弱”。

  2018年多数大宗石化产品价格涨幅均未跑赢石脑油价格涨幅。石脑油代表着化工行业的价格涨幅,2018年石脑油价格增长24%,化工产品价格平均增长约7%,仅有苯酚由于装置等诸多原因增幅超过石脑油达到30%,其他所有在统计内的产品都低于石脑油的价格涨幅。

  “表面热,实际弱”——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一是下游需求不旺,另一方面则是外来进口货源的冲击。

  以乙烯为例,乙烯能够代表石化下游行业的好坏。2018年乙烯当量需求量约为4720万吨,增幅9.2%,数额相当庞大。造成该增幅的主要原因是石脑油4.9%基础增幅,此外还有环保检修、抢出口和禁废令等因素。

  此外,2018年消费有着明显的政策性、计划性和超前性,大量消费积累在中上游及库存,而非终端消费领域。石化产品终端消费比往年减少,仅有40%来自终端领域。

  回顾2018 年的供应情况,可称为“检修大年”,奠定了市场供应偏紧的基调。包括上海、镇海、赛科、大庆、吉林、成都石化等等,装置纷纷检修,乙烯、PX等新增供应十分有限。与此同时,新增产能虽然较多,但都是在2018年下半年,所以整体来看,有效产能增加较少。

  在国内新增有效产能十分有限的同时,大量进口冲击国内市场。以聚乙烯为例,2018年北美聚乙烯扩能及贸易摩擦导致进口大幅增加,国内自给率不升反降。2018年5到6月份,美国进口货源大量进港,国内聚乙烯始终疲软。目前聚乙烯对外进口达到45%,对外依存度进一步增加。

  正常来讲,装置不断投产,对外依存度本应下降,但国内产量增长仅有7%,外来货源不断冲击有两个原因,一是价格,二是品质。首先中东的货源报价确实相对较低,其次国内产品品质确实存在问题,很多企业不愿用国产货,就是因为品质相对较低或者不稳定,在部分领域不得不使用国外装置或货源,这也是国外产品得以增长的一大优势。

  世界石化产业再启扩张

  2018年,世界石化行业迎来新一轮扩能周期,与此同时,世界石化产品消费进入稳定回升阶段,相比于油品行业竞争加剧的局面,化工行业表现相对稳定。

  从近年来世界石化行业年均新增产能来看,可分为四个时间周期,即1997年-2000年、2007年-2011年、2013年-2014年以及2018年-2019年。2018年到2019年,石化产业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扩张,仅次于2007年到2011年。

  从世界石化产品需求来看,分析包括合成树脂、合成纤维及合成橡胶这三大合成材料消费增速,从2015到2019这段时间,消费增速均在4%以上。2018年到2019年增速为4.8%,说明整体消费增长较好。

  世界各国分成三大类,一类是消费国,如美国、欧洲;一类是资源国,如中东;一类是制造国,如中国。

  消费国需求不断上升,造成制造国不断供应产品,同时需要大量原材料,以中东、俄罗斯、澳大利亚为代表的资源国则提供材料,从而促成消费不断上升。实际上主要原因在于世界经济复苏,进而带动石化产品的消费。

  世界贸易迎来再平衡

  2019年世界石化行业景气度将迎来阶段性调整周期,但仍处于较好水平,并将创下高盈利时间持续最长的一次周期。

  利润情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世界石化景气度。从2000年到2019年有四个平均利润指数的顶峰,即2004年、2007年、2011年和2017年,尽管2019年处于顶峰下滑期,但从趋势来看,2019年利润指数仍十分可观。

  利润指数下滑主要由于东北亚和西欧地区石脑油裂解,受到外部特别是来自北美的冲击,造成利润下降。从北美来看,虽然乙烷大量生产出来,但由于从南部供应放缓,造成价格上升,利润有所下降。

  2019年,世界扩能步伐并未放缓,新增出口面临较大压力。从中东和美国来看,2019年中东的聚乙烯产能增长100万吨、PX增长55万吨,美国聚乙烯产能增长285万吨。实际上从产品新增的产能来看,目标市场基本靠中国来进行消纳。但考虑诸多因素,预计中国2019年聚乙烯、PX进口相比2018年将减少40万吨聚乙烯和200万吨PX。

  贸易摩擦下的聚乙烯贸易流向将发生大规模调整。2019年,若贸易摩擦持续,欧洲市场将面临巨大压力,东南亚或成为缓冲中美贸易摩擦的重要环节。

  如果不考虑中美贸易摩擦的因素,2019年美国的聚乙烯将大量流向中国。然而发生贸易摩擦的可能仍存在,将造成美国聚乙烯出口中国的减少,但可以通过欧洲、东南亚借由当地的企业转向中国。

  此外,PX和甲醇贸易格局也将面临重整。2019年,国内PX产量自给率提高至50%,日韩台出口压力渐增。此外,由于对伊制裁和贸易摩擦,南美的货源将进一步增加。

  政策和消费透支后的扩张之年

  2019年全产业链将迎来更大规模的扩能,但消费增速却显著放缓。统计包括乙烯、丙烯在内的20余个主要化工产品,2018新增产能108万吨,消费增长125万吨;而2019年新增产能为162万吨,消费则仅增长76万吨。

  从产业链来看,2019年各产业链整体利润回落,其中乙烯及芳烃产业链表现相对较好,分别回落3%和8%。分析原因,乙烯产业链亮点主要体现在基建,2018年PPP的项目对市场带来非常大的影响,但到目前尚未显露,预计2019年乙烯产业链将能够带动消费进一步增长。

  从产能变化来说,2018-2019年间,浙江石化和恒力石化的建成投产,标志民营石化无论从市场、原料、资金到技术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投产以后,民企份额不断增加,2018年到2019年民营企业乙烯产能比例将从13%增至26%,PX产能从40%增至60%。恒力乙烯产能是140万吨,PX产能400万吨,浙江石化450万吨的PX产能,且2019年可以投产。

  随着石化不断改革,包括原油进口资质的放开,下放项目审批权限,特别对合资股比取消限制以后,大量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化工行业。比如巴斯夫南京新建100万吨乙烯产能、壳牌惠炼三期项目、埃克森美孚100亿美元石化项目、SABIC福建千万吨级石化项目、北欧化工惠州高品质化工产品项目等。

  此外,煤油化工一体化成为新的工艺路线。2018年4月,神华宁煤间接液化项目成为国内首套煤基石油石脑油为原料的裂解装置(ACO),也是国内首个煤油化联合一体化项目。其产品相对比较丰富,有C3、C4等产品。

  2019年,浙江石化和恒力石化即将投产,两套装置大大压缩了成品油产出,化工品收率远高于传统流程。传统一体化烯烃收率13%,而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则以芳烃为主,收率分别达到45%和60%。而埃克森美孚和沙特阿美OTC装置以烯烃为主的模式,收率可达到70%以上,“中国版”仍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泰兴新浦化学65万吨混合烷烃裂解即将投产,届时国内第一船乙烷将从美国经英国运抵国内。该项目不完全是乙烷裂解,而是混合的,30%的乙烷以及70%的液化气。乙烷裂解方兴未艾,该项目投产以后,乙烷从美国进口,且运输船载量较大为9.5万m?,成本相对比较低。但乙烷资源目前唯一的获取渠道是美国,所以风险进一步扩大,价格波动非常大,值得持续关注。

  从新原料来看,随着油价回升以及相关政策变得明朗,2019年国内煤/甲醇制烯烃和煤制乙二醇将迎来又一轮投产高潮。煤制乙二醇竞争力提高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成本降低,一方面是品质不断改进,未来提升空间仍在。

  从新的消费增长点来看,2018年,家电、汽车等传统消费几乎没有增长,快递、外卖及饮品等“宅”经济对聚烯烃消费拉动达2%左右。常规来说,作为化工产品消费的重点,树脂、房地产、家电、汽车等传统行业在2019年显现的因素非常有限,而快递等行业对化工产品的需求将进一步提高。

  (本刊记者王勇根据曲岩松在《2019年中国能源化工行业发展报告》发布会上的发言整理)

来源: